黄冈党建网欢迎您
回到大别山
2018-06-29

  

罗田县骆驼坳镇燕儿谷片区联合党委书记、燕窝垸村第一书记、湖北省燕儿谷生态观光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  徐志新

我叫徐志新,现任罗田县骆驼坳镇燕儿谷片区联合党委书记、燕窝垸村第一书记、湖北省燕儿谷生态观光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18年前,我响应市委市政府“三个放活”号召,辞去罗田县司法局副局长,出去打拼闯荡。8年前,我响应市委组织部“一派两聘”号召,回到大别山,担任燕窝垸村第一书记。

离开大别山和回到大别山都是为了两个字——改变。离开是为了改变自己;回来是为了改变父老乡亲贫困的生活,希望能借自己的微薄之力,帮助他们过上好日子。

2011年,我的律师业务做得风生水起,是多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和独立董事,被清华大学法学院聘为硕士生导师,实现了一个山里孩子想都不敢想的财富梦想。

因为穷过,我在大都市的生活更让我时时回忆和惦记着家乡。我在想,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”,我是否可以利用我的资源为贫困的父老乡亲做点什么呢?最好是帮助父老乡亲探索出一条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路子,带着他们一起致富。

当我的太太知道我要回到大别山做一个农业项目,特别是一帮专家朋友告诉我们必须持续投入、8年左右才能盈利时,她满腹忧虑,担心这会不会是无底洞,担心我会不会太累。她除了心疼钱以外更心疼我的身体。我告诉她,钱都是我自己赚的,不是祖上传给我的,赔了也不是败家子。即便赔了,也是赔给了比我穷的人。我不过是在城市里赚了有钱人的钱赔给村里的穷人,这是财富的再分配——不后悔。

8年前,燕窝垸村是大别山千沟万壑中一个普通的小山村,壮年劳动力大多外出务工,村干部年龄普遍偏大,思想观念保守,市场意识不强,工作激情减退。村集体负债近百万元,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,是全县出了名的贫困村。几乎年年换村支书,大家将燕窝垸戏称为“厌人垸”。

回到家乡,我创立燕儿谷生态园,建成各种特色种植观光园3000多亩。村集体以荒废的橘子园等经营权作价入股,由村委会持股10%,既盘活了闲置资源,又发展了集体经济,仅此一项村集体每年可增收10万元。

集体强也要群众富,我们每年召开外出人员座谈会,鼓励在外务工的村民返乡就业与创业。根据村民家庭和个人情况实行灵活的工分制,安排老人扯草,年轻人搞农家乐等,让老人、妇女和残疾人都有平等的就业机会。目前,燕儿谷已吸引147人返乡就业,直接带动农户发展40家农家乐,并成立了农家乐联盟。

贫困户叶桂元,已经70多岁,在公司除草种树,一年收入2万多元;下岗职工朱险峰夫妇,一年收入近6万元。“死前我想跟徐书记吃顿饭。”去年正月期间,病情严重的村民何治平向家人说出心里的愿望。何治平是燕儿谷的一名临时工,也是我结对包保的贫困户。何治平学习大树的移栽和苗木的扦插,成了一名技术工人。他们夫妻在燕儿谷一年也能挣到五六万块钱。但没想到,何治平后来得了食道癌,吃不了动不了。作为老员工,他看着燕儿谷一天天变好,可怜身体却不争气。他哭着说,舍不得就这么走了。他还要求子女领着他最后在燕儿谷到处转一转,看一看。

2014年,燕窝垸通过了国家AAA级景区创建验收;2015年,被评为全省绿化生态单位和文明村;2016年被国家旅游局、国务院扶贫办确定为全国旅游扶贫试点村。2016年10月,汪洋同志对燕儿谷“村企共建、精准扶贫”的做法给予了肯定。

今天,在代表燕窝垸村向各位领导报告,燕窝垸村顺利通过了整村脱贫出列验收,燕儿谷公司被评为全国旅游扶贫“公司+农户”示范项目。

对接乡村振兴,瞄准前沿产业,燕儿垸说干就干。我们做乡土文化项目,招募“九佬十八匠”,一大批民间的能工巧匠不是在燕儿谷,就是在去燕儿谷的路上。他们年龄最小的58岁,最大的81岁。我们免费提供乡村工匠工作室,由其自主经营,或者发底薪3300元加提成。不少村里的老手艺人都回来了,他们在景区做豆腐、扯油面、打糍粑、做篾器、做木器等等,这些都成为了景区游览和体验项目,深受游客喜爱。游客看到乡村工匠们作品流连忘返,纷纷表示这就是他们的儿时记忆和乡愁。

根据发展规划,到2020年,景区将实现年接待游客30万人次以上、旅游综合收入过亿元,为300名以上村民直接提供就业创业岗位,带动当地3000人以上脱贫致富。

8年,我的白发长满双鬓;8年,村的变化看在心里。感恩故里、感恩乡亲,感谢各位领导的关心与支持。我的发言完毕,燕儿谷的改变还在继续。谢谢大家!